中国置业新时代:一手毕业证 一手房产证?

腾讯房产2017-07-24 15:12

一手毕业证一手房产证 置业步入“小时代”折射出的中国式无奈

高考过去一个半月了,该收到录取通知书的也都收到了。考上的,去买套房吧!反正四年后甭管租或买,走入社会的你得有地儿安身。没考上的,也买套房吧,四年后你可以做你考上同学的房东或卖家。

以上虽是段子,但国内首次置业者的逐年低龄化乃至“毕房族”的出现,却是事实。

中国置业新时代:一手毕业证 一手房产证?

数据显示,2015年之前的三年间,全国主要地区的首套房贷者,平均年龄全部不足31岁。其中河北人买房最早——平均26.3岁;其次是天津和云南,26.5岁;北京27.1岁;广东、江苏两省首次购房者年龄相较之下略大,但也不过30.8岁。而英、德、日、美四国的首次置业者年龄分别是37岁、42岁、42岁和31岁。显然,在购房这件事上,我们大幅赶超了发达国家。

究其原因,掺杂着中国人对“置地购宅”的传统观念,对政策不确定性的恐慌心理,还有受房价上涨造就暴富乃至社会阶层升级的诱惑。

而经过2015—2016两载“楼市大年”,虽无更新数据,但料想我国首次购房者的年轻化程度应该更甚。必须承认和面对的是,房子在中国早已不再单单是一个住所,在很大程度上,它已经是婚姻的前提、个人能力的体现、未来安全感的寄托。这周末,中房网就通过对一些普通百姓和房地产从业者的采访,折射出几个楼市置业“小时代”下的全民心态缩影:

广州某楼盘销售人员小赵:

你问有没有上我们这来买房的毕业生?有!还不少咧。南方人对置业的意识更强。

对,那肯定是父母给拿钱啊。大多数是男孩,南方这边毕竟有点重男轻女。

来了买什么户型、多大面积,基本都是父母做主,孩子拿身份证、签字就行了。

沈阳公务员小黄:

我还没毕业,准备去实习的那个假期,我爸就给我在浑南新区买了房子。他说第一算送我的毕业礼,我大了需要自己的空间,谈个恋爱、小姐妹聚个会啥的方便;第二算嫁妆,以后结婚腰杆硬;另外钱存银行也不划算,买房再怎么也能保值。

北京房地产媒体人小王:

今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约930万人。即使这930万人中有1/3已经被父母备好了房子,四年后也会有620万的新增住房需求——这还不算那些就算在家乡有房子也不想回去的人。

四年的时间,足够楼市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:

四年前,商住还能买卖;

四年前,燕郊还几乎没人愿意去住;

四年前,北京通州的某新盘入市,售价每平米2.7万元,在当时被惊呼“太残暴了”。现在,该楼盘二手房均价7万/平米。

而假如再往前看,2013届大学生应该是2009年高中毕业。那一年,北京还没限购,全国新建住宅平均成交价还不足5000块每平米。

没法回望,说多都是泪。作为一个业内人,我强烈建议——只要家庭条件允许,别等什么高中毕业了——因为由于地区和学年制差异,有些人要19岁才毕业。一满18岁就马上买房!

石家庄音乐教师老戴:

我就是给儿子毕业就买房的爹。现在回头看看太明智了!六年前给他买的房,他毕业就住进去了不说,价格都翻了3番了。不然以他现在每月4000多的工资,得不吃不喝多少年攒出来?

自己儿子没长大那时,我也不屑于“啃老”的小孩。可石家庄现在的房价,市区好一点的新房快3万一平了,我和老伴住的这种楼龄二十多年的老房子,因为在主城区,单价都2万以上了。总不能让他娶了媳妇生了孩子也跟我们一起住吧?

上海自由职业者蕾蕾:

大一先去跑市场看房,大二出手买下,大三开始装修,大四放味道、进家具、买装饰品,毕业直接住进去。

买房绝对是完美人生第一步,也是父母送给子女最实际的礼物。我是福建人,家里做生意早,条件还行,父母投资意识和眼光也好。所以当年我提出大学期间就买房的想法,他们全力支持。

毕业后我留在上海工作,单位同年龄段的外地同事大多对上海高到变态的房价望而却步。即使租房,也还总要为高昂的租金要么在自己身上省吃俭用,要么对上司的刁难或男朋友的懒惰忍气吞声。

看看他们,我真的很为自己的远见庆幸,也格外感谢父母。说句残忍的话,没有房,谈何诗和远方?

“你只看到我的房子,却没看到我的担心,你有你的规则,我有我的选择,你可以反对我的现在,我却得豪赌我的将来,你嘲笑我匈奴未灭先以家为,我叹你总等不到’合理回归’”……其实,背着房贷唱着毕业歌的年轻人们,也并非想给高房价代言。但受前面一骑绝尘的房价,后头步步紧逼的房租,旁边现身说法的案例的三面夹击,即使非他们所愿,也要不得已为之。

想起一个佛教故事:弟子问师傅,“您能说说人的奇怪之处吗?”师傅答:“他们急于成长,然后又哀叹失去的童年;他们对未来焦虑不已,却又无视现在的幸福。因此,他们既不活在当下,也不活在未来。”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